>>流感健康专题首页


  普通感冒
  流行性感冒
  小儿感冒流感防治
  H7N9禽流感
  甲型H1N1流感
   
地坛医院院长详解北京首例H7N9病例诊疗过程

[ 信息来源: 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 2013/04/22 ]

 

  H5N1H7N9 到目前为止禽流感传播途径还是从禽到人

  记者从国家卫生计生委获悉,昨天,全国报告新增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5例,其中上海1例、浙江4例。截至目前,全国共报告82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

  家庭聚集病例出现 途径仍是禽传人

  上海第五人民医院一家医院收治了6个病例,其中有三名患者出自同一家庭。这个李姓家庭中,三个病人中有两个人确诊,另外一人因已去世无法采集标本。一家三口都发病,是否意味着H7N9病毒出现了人传人的迹象?这个问题引发了公众关注。

  对此,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冯子健表示,这是一起家庭聚集性的病例,至于父子三人是共同暴露于禽类或其污染环境还是相互之间传染,目前还没有最后结论。这起家庭聚集性病例从总体上并没有改变我们对这个疾病特征的认识,仍然是从禽到人传染,没有发现人传人的证据。即便有少数的家庭聚集性病例出现,也不意味着病毒已经具备了有效人传人的能力。大家知道,从H5N1首次被发现能够感染人,到现在发生了多起家庭聚集性病例,禽流感已经持续十数年了,仍然是从禽到人的传染途径,而且H5N1感染人数有限,全球数百例,中国共45例。冯子健说。

  活禽档口煺毛机危险 从附近经过可能感染

  目前病例中有40%的人是没有接触过禽类的,这些患者究竟是如何被感染病毒的,一直是令人费解的问题。冯子健回答说,做任何流行病学调查都有这样的困难,不是每个病人都能清晰回忆暴露史,比如,H5N1禽流感病例中,50%的病人可以明确地知道他发病之前的接触史,另外50%是回忆不起来的,还有一个困难是发现病人并对他进行访问调查时,病人已经处于危重状态,无法进行询问,所以病例的暴露信息是很难获得的,只好等他痊愈或者请他家属回忆,但病人病前详细的生活活动经历很难靠别人来提供。也有个别情况是病人不愿意提供详细的病前活动史、接触史。但这并不影响目前我们对这种疾病的传播方式、感染病原的认识。目前我们的推断还是从禽到人的传染,即暴露于禽污染的环境或者直接接触禽,然后导致感染,这是最主要的。

  冯子健说,城市的活禽市场现宰现卖是导致发病的危险因素。在菜市场的活禽摊档前,往往有一个煺毛设备,里面有热水,把鸡放在里面高速转动,这样就容易形成气溶胶,如果有病毒的话,从它附近经过的人就有可能吸入,这都是我们所怀疑的重要的导致人感染的暴露环境。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加工和食用鸡肉、白条鸡、鸡蛋导致感染。如果做好烹饪卫生,鸡肉或鸡蛋加热熟透后是安全的。一般来说,病毒这样的微生物在死亡动物的尸体上存活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

  疗效差距源于用药早晚

  上海、浙江等地都出现了死亡病例,但北京的7岁小患者很快就康复出院了。医院都用达菲这种药物对他们进行治疗。可为什么治疗结果相差这么大?冯子健说,研究已经表明,达菲对这个病毒是有效的,但这个药物有个特点,最好在36小时之内,不超过48小时之内用药有效,超过这个时间效果就要大打折扣,而前者的患者一般是5天、7天、10天以后,病情严重了才到医院就诊,已经失去了诊疗的先机。而北京这个7岁的女童病情并不是不重,所幸发现得比较早,在15小时用了达菲之后病情得到控制。这些结果都预示着用药要往前提。凡是有流感症状的人,一是要采集标本,第二就是要给予药物治疗,这样能够使他向肺炎发展的阶段能控制下来,这样重症比例会降低。(记者 代丽丽)

  来源: 北京晚报

 

 

 

地坛医院院长详解北京首例H7N9病例诊疗过程

北京晚报  

  昨天下午,7岁的圆圆康复出院,她的父母同时解除医学观察,和她一同出院回家。北京地坛医院副院长成军介绍说,圆圆15小时用上达菲、一天半确诊,7天后出院。曾经一度高烧到40摄氏度的圆圆,康复后不再携带病毒。12个月后,地坛医院还会对圆圆进行随访。记者借机采访了地坛医院院长。

  记者:412日,北京市报告了首例H7N9禽流感病例确诊病例。都说来了,这次真的来了,而且还出现在咱们这家传染病特色医院,您觉得这是巧合吗?

  张永利:北京市首例H7N9禽流感病例能够在北京地坛医院被及时诊断出来,既是偶然,也是必然。说偶然,是因为小圆圆发热后,她的父亲选择带她来地坛医院;说必然,这与地坛医院长期的职业素养、专业训练有关。最近10年来,北京地坛医院经受了非典、甲型H1N1流感的考验。医务人员对于传染病的防治有经验,有敏感性,有责任心。

  记者:此前,北京市卫生局、医管局要求医院进行演练,现在来看,演练的作用有多大?

  张永利:这次在H7N9禽流感的前期演练中,市卫生局、医管局多次进行桌面推演,医院也对全院进行H7N9禽流感知识的培训和演练,甚至保洁人员、保安等后勤物业人员都接受了培训;各个相关科室和职能部门都做好了预案。

  坦率说,演练时地坛医院也曾经被专家挑过毛病。比如,患者在急诊科发热门诊接诊,认为有可能感染H7N9需要转到病房楼。转运的过程在我们初步的设计中是用平车推过去,专家提出:如果下大雨怎么办?刮大风怎么办?于是,我们设计了由救护车转运,同时对司机进行培训。

  圆圆来就诊后,接诊医生、病房主管医生都绷紧了弦;治疗手段果断及时;信息报送及时快捷,疾控人员也迅速赶到现场采样检测,连夜工作……所有的环节无缝衔接,才使得小圆圆能够很快康复。正是有了前期的演练,到了真练的时候,才经受住考验。(记者 贾晓宏 )

  来源: 北京晚报

 

 

更多

 

 
  总部: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莞城区金牛路41号亚洲大厦
邮编:523010
总机:(0769)22462463
传真:(0769)22387263
销售部:(0769)22461165

生产厂区:
地址:东莞市洪梅镇迎宾大道
邮编:523160
总机:(0769)88433300
传真:(0769)88433309
 
 
    

©2001-2017 东莞市亚洲制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10053001号